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扣非利润九年间八度亏损 百亿重组方案再遭流产 拿什么拯救丹化科技?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17 22:26

原标题:扣非利润九年间八度亏损 百亿重组方案再遭流产 拿什么拯救? 来源:京达财经

近日,丹华科技筹划近一年的百亿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止,原因竟是公司2019年年报遭遇“非标。

6月2日晚间,丹化科技发布关于向中国证监会申请中止重大资产重组审核的公告,由于公司聘请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9年财报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让其筹划了近一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斯尔邦拟作价110亿元实现重组上市的事项被迫中止。

资料显示,丹化科技近年来业绩惨淡,扣非净利润九年中八度亏损。主要产品乙二醇受产能过剩影响,价格长期低迷,短期难以改观。在斯尔邦重组方案被迫中止的情况下,丹化科技扭亏保壳的压力已经提前到来。

2019年12月9日,丹化科技发布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拟向斯尔邦全体股东(盛虹石化、博虹实业、建信投资、中银资产)发行A股股份购买其持有的斯尔邦100%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作价110亿元。方案披露,斯尔邦2019年至2021年承诺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8.50亿元。

然而,此重组方案一经发布,就受到了市场的多方质疑,斯尔邦的业绩波动、关联交易等问题也都浮出水面。

资料显示,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是盛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位于江苏省市,成立时间为2010年12月24日。

在业务模式上,斯尔邦以甲醇为原料,经过甲醇转化制烯烃(MTO)工艺生产乙烯、丙烯,进而生产下游衍生物,包括乙烯-醋酸乙烯共聚树脂(EVA)、环氧乙烷(EO)及衍生物、丙烯腈(AN)、甲基丙烯酸甲酯(MMA)、高吸水树脂(SAP)等产品。

尽管斯尔邦产品并不单一,但公司毛利率波动却很大。重组方案披露的数据显示,斯尔邦2016年毛利率仅为7.81%,到2017年涨到18.75%,到2018年又下降到13.33%。

在毛利率水平起伏不定的情况下,斯尔邦业绩自然波动剧烈。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斯尔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1404万元、7.96亿元、3.05亿元,2018年较上一年同期下滑超过50%。

可以看出,作为一家化工企业,斯尔邦业绩波动率很大,这自然让其业绩承诺的可靠性大大折扣。实际上,不止众多投资者对此质疑不断,就连其公司董事都明确反对此重组方案。

早在2019年6月,重组预案刚刚公布时,董事李利伟和独立董事张徐宁对部分议案投了反对票。而公司董事兼董秘杨金涛对所有议案投了弃权票。在公司9月29日召开的八届二十九次董事会上,丹化科技董事会借壳丹化科技的各项事宜进行表决,多项议案出现分歧,包括李利伟在内的多名董事因交易风险过大、评估值不公允、业绩承诺期过短等因素投了反对票。

此后,之前投票反对重组的董事均从丹化科技离职,重组方案也最终获得江苏省国资委的批复。然而,方案最终却因为公司年报被出具“非标”而被迫中止,似乎有点意料。

实际上,丹化科技2018年年报已经被审计机构“强调重点事项”,本次再被出局“保留意见”,也就不足为怪。

5月11日,丹化科技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一部下发的《关于丹化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 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

《问询函》内容显示,上交所对联营企业内蒙古伊霖化工有限公司、内蒙古伊霖巨鹏新能源有限公司非正常停工问题、固定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等问题做了重点问询。

审计意见显示,伊霖化工、巨鹏新能源分别出资17,000万元、2,500万元投资建设20万吨/年合成气制乙二醇项目与10万吨/年燃料年燃料乙醇项目。截止2019年12月31日,上述工程项目非正常停工超过三个月。由于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上述事项对长期股权投资期末价值的影响。成为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9年财报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根本原因。

此外,上交所还对丹化科技固定资产减值计提方式提出了质疑。年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末,丹化科技固定资产期末账面价值20.65 亿元,占资产总额65.45%,但公司本年固定资产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和余额均为0。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丹化科技公司的重要子公司出现经营亏损,按照正常会计惯例,公司固定资产存在一定的减值风险,丹华科技上述处理明显不符合会计的谨慎性原则。

然而,公司在回函时表示,目前的亏损原因是暂时性的,结合公允价值减去处置费用的净额的测算结果,公司主要资产没有发生减值。

随着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流产,丹化科技依靠重组来改善业绩的计划已经落空。在公司已经连续多年亏损的情况下,丹化科技扭亏保壳的压力已经提前到来。

4月29日,丹化科技发布2019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为12.3亿元,同比下滑14.21%;与此同时,受主营产品乙二醇价格持续低迷影响,公司净亏损金额高达2.69亿元。

作为一家煤制乙二醇生产企业,丹化科技主要通过控股子公司通辽金煤的大型化工装置生产乙二醇并联产草酸,设计产能为年产乙二醇22万吨、草酸8万吨,其中乙二醇是公司主营产品,属于单一产品大规模生产。

进入2019年以来,国内乙二醇市场行情低迷不振,煤制乙二醇新增产能在上半年集中释放,驱动乙二醇连续破位下行。2019年,丹化科技乙二醇销售均价本年度比上年度下跌约33.7%,成为公司经营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

年报数据显示,丹化科技乙二醇产品毛利率为-17.1%、催化剂产品毛利率为-2%,均已经陷入到经营性亏损之中。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乙二醇总产能将达到2881万吨/年,而需求量只有2050万吨,乙二醇短期价格难有提升。

事实上,丹化科技近几年的业绩十分惨淡。通过下图可以看出,2011年-2019年期间,公司近在2017年实现扣非经理人3442万元,其余八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九年期间,公司扣非后累计亏损接近11亿元。

此外,公司一季度亏损金额高达5900万。与此同时,公司《2020 年一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显示,乙二醇产品一季度平均售价为3809.67元/吨,较第四季度下滑4.27%。

显然,这对高度依赖乙二醇产品的丹化科技来说绝非好事,公司依赖主业扭亏为盈的挑战不可谓不大。此外,在公司年报遭遇“非标”之后,丹化科技财报可信度也将大打折扣。

未来,丹化科技将如何改善公司持续亏损难题,是否会选择继续推进斯尔邦的重组事宜?京达财经将持续进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