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仲裁要掌握好时效,一旦错过,员工损失可能就会很大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3 07:47

吴某于1995年10月10日入职广州某电子公司担任会计,在职期间某电子公司没有为吴某缴纳社会保险。双方于2009年1月13日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从2009年1月1日至2009年6月30日止,工资约定为每天50元,具体根据实际工作岗位确定,按照当月实际出勤天数计算当月工资,工作时间为不定时工作制。

2009年7月1日,双方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09年7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工资标准、工作时间与原劳动合同一致。2010年6月2日,某电子公司向吴某发出了《签订劳动合同通知函》,内容为:“吴某,你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将于2010年6月30日到期,按照国家和公司的有关规定,请在2010年6月1日至2010年6 月3日内与公司人事部门联系,商谈公司的合同续签及解约等事宜,特此通知”。

吴某收到上述通知,但认为,通知中并没有提及工资待遇问题,且某电子公司要求按照原来的标准和劳动期限来签订劳动合同,而其要求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并要求某电子公司购买社保,但某电子公司一直没有答应,故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2011年,因某电子公司单方面调换其工作岗位,将她从会计职位调去做管仓库,她不同意,故向某电子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2011年11月14日,吴某从某电子公司离职。某电子公司与吴某确认,吴某2011年4月前的月工资包含基本工资3000元、房屋补贴100元、伙食补助费按6元/天计算26天,2011年4月份之后基本工资调整为3500元,其余项目不变。

2011年9月7日,吴某向广州市某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某电子公司支付2008年1月1日至2011年8月31日未签订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165000元和2008年1月1日至2011年9月6日加班工资65856元。

某电子公司认为,双方在2008年劳动合同法实施后才开始签订劳动合同,最后一次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从2009年7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电子公司于2010年6月1日通知吴某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至于劳动合同具体如何约定需双方共同协商,但吴某要求工资升到5000元,且要求公司将购买社会款项直接发放给她,所以双方协商不成,吴某一直不来签订劳动合同。因此,电子公司无需支付吴某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理,裁决某电子公司支付吴某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4159.77元,驳回吴某的其他仲裁请求。某电子公司对该仲裁裁决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某电子公司无需支付吴某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4159.77元。

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某电子公司支付吴某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1599.77元。

本案中,吴某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前已经入职某电子公司工作,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某电子公司应当自2008年2月1日起与吴某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某电子公司未按照法律规定及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理应支付吴某2008年2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1款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鉴于吴某于2011年9月7日才申请劳动仲裁主张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已经超过了上述法律规定的1年仲裁时效,因此,对于吴某主张2008年2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不会得到法律支持。

2009年1月,某电子公司与吴某协商签订了两期劳动合同,签订的最后一期劳动合同于2010年6月30日届满。虽然某电子公司于2010年6月2日通知吴某续签劳动合同,但吴某于1995年10月10日入职某电子公司,早已连续工作满10年以上,除非吴某本人提出要求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否则电子公司应当与与吴某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某电子公司发出的《签订劳动合同通知函》只能证实某电子公司要求与吴某协商续签劳动合同事宜,但不足以证实某电子公司要求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遭到吴某拒绝,因此,未签订劳动合同的责任不在吴某。

一审法院没有支持吴某的诉讼请求,其理由是,吴某在最后一期劳动合同期满后继续在电子公司工作,双方仍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在此期间视为双方已经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方的劳动权利义务应当按照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对待,某电子公司无需再每月支付吴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本案的焦点是某电子公司是否需要向吴某支付2010年9月8日至2010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根据《劳动合同法》第14条规定,劳动者除了符合其中3种情形之一外,还需要具备以下条件:除劳动者提出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外,劳动者还要提出或者劳动者同意续订、订立劳动合同。

本案中,在吴某最后一期劳动合同即将到期时,某电子公司曾向吴某提出续订劳动合同,但后来双方还是未能签订。关于未能签订劳动合同的原因,吴某主张是某电子公司要按原来的期限续订劳动合同,某电子公司则主张是吴某要提高工资待遇,并要求某电子公司将交社保的钱直接发放给本人。

双方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吴某在2010年6月30日合同期满后,符合《劳动合同法》第14条规定的三种情形之一,但没有证据显示吴某曾向用人单位电子公司提出要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或者同意续订或订立劳动合同,因此,本案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第14条的规定,进而亦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2款的规定,但双方最后一期劳动合同届满之日为2010年6月30日,此后,某电子公司未与吴某签订劳动合同。根据《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1款规定,用人单位超过1个月未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仍应支付2倍工资。

从2010年7月1日起满1年,某电子公司仍然未与吴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依据《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7条规定,应视为某电子公司与吴某已经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即2011年7月1日之后某电子公司无需再支付吴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2倍工资。对此,一审法院视某电子公司与吴某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后,对某电子公司无需再每月支付吴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责任认定不当,应予变更。

本案中,某电子公司应当支付吴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2倍工资差额的时间为:2010年8月1日至2011年6月31日,共11个月。二审法院认为,吴某提起仲裁的时间为2011年9月7日,故2010年9月7日前的2倍工资已经超过1年的时效,某电子公司应支付的2倍工资差额应从2010年9月8日计至2011年6月30日。

吴某对涉案劳动仲裁裁决依照广州市同期最低工资标准计算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额外1倍工资没有异议,对此予以确认,即:11559.77元(1100元/21.75天*17天+1100元*5个月+1300元*4个月)。对此,二审法院改判某电子公司支付吴某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8月31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1599.77元。

《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1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2倍工资。”该款规定的2倍工资罚则,适用于用人单位在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后,超过1个月不满1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形。

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1个月内必须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劳动合同必须以书面形式订立,如果在1个月的时间订立的是口头的劳动合同,也是违法的。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如果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1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则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直接适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有关规定。

《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2款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2倍的工资。”该款规定的2倍工资的罚则,仅适用于《劳动合同法》第14条第2款规定的劳动者提出或者同意续订、订立劳动合同,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未订立的三种情形:

二、用人单位初次实行劳动合同制度或者国有企业改制重新订立劳动合同时,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0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10年的;

三、连续订立2次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且劳动者没有《劳动合同法》第39条和第40条第1项、第2项规定的情形,续订劳动合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