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法国中世纪“上流”发明的狂欢文化,为何会由“下层”发扬光大?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5 01:19

提起狂欢节,许多人脑海里都是热闹非凡的场景。这个节日源于欧洲,原本是指基督教斋前的宴欢。许多节日的发展,都有最初的原型,也都会随着时间发展,演变成各具特色的不同的形式。

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家,无论人情风土还是节日庆典,提起法国,人们都少不了与浪漫联想。而最初的狂欢运动,是因宗教活动而形成的,最终也是为摆脱宗教性质,发展逐步趋于世俗化。

狂欢运动,是人们释放天性的活动,人们在狂欢节上尽情跳舞喝酒。可以说狂欢节是一种可以很好的释放压抑已久的情绪的办法。但是基督教的狂欢节日与狂欢节还是有一定的差异的。

封斋期的首日是大斋首日,也是复活节前的第47天,因凑巧是星期三,教会常在这一天举行擦圣灰礼,在此之前有一段让人们欢庆的日子,被称作“狂欢节日”。

而“狂欢节”广义上包含了基督教的狂欢节日,只是基督教的狂欢节日大部分都是神职人员,狂欢节却是广义上的民众化的大众节日,二者还是有一定的区别,不过这两种节日都和宗教分不开,而世俗化的表现也与宗教脱离有关,所以狂欢文化的发展与宗教有很大的联系。

文化的诞生与发展离不开社会环境的影响和熏陶。提起西欧的文化,最重要的转折点是文艺复兴,在文艺复兴前后,文化的发展有着巨大区别,分别是中世纪文化与近代早期的文化。其中,中世纪的人们特别喜欢用各种美食称呼盛大的狂欢节。

在美食充盈的节日上,种类繁多的表演形式,表现出人们丰富多彩的性格特点,比如好恶,比如慷慨,再比如吝啬。普通百姓喜欢狂欢节,那些上层社会的贵族也非常积极加入到狂欢文化中去,甚至狂欢文化就是他们自己文化的一部分。

法国宫廷曾经举办过许多场狂欢游戏活动。其中法国国王查理六世曾和手下扮成野蛮人,在宫廷婚礼上做出许多粗鄙疯狂的动作,如此可知上层社会与平民百姓无异。还有一些则是做许多与生育相关的游戏。

这些都表达出当时人们,无论贵族还是平民,所有相同类别的人们十分重视群体的安康与子嗣的繁衍,粗俗但又体现了群体内部的凝聚力。他们信仰神灵,因此也通过如此原始的游戏来表达对神灵的敬仰和对群体保护的渴望。

巴赫金说:“正是带有自身形象的全部复杂体系的狂欢节,才是民间诙谐和文化最充分、最纯粹的表现。”所以狂欢节,更多的是来自世俗生活中的人们,对世俗生活的反应,也是表现民间节日生活的代表节日。

“狂欢文化”的“狂欢”,虽然有些贴近大众,但文化也是需要传播的,传播最首要的就是宣传,而文化宣传需要一定的场地搭建,最初教士们在城镇的广场上进行大主教举行就职仪式,与之前在封闭教堂里大不相同。

史料中的16世纪的男孩子化着装,在街道上奔跑,唱着放荡的歌攻击人们,由此可见教职人员将节日带向了广场,与大众融合在一起。

而在活动的游行过程中,神父和教士引导着游行队伍穿行在城市演绎着充满讽刺意味的戏剧,要么亵渎神灵,要么污言秽语中,街道游戏使得民众经常驻足观看,由此加大了此类节目的影响力,使“疯狂与戏谑”的风格流传甚广,随后也快速流行起来。

在宗教束缚的的中世纪,这样释放压力的宗教内部节日逐步向大众化节日转化,奠定了狂欢文化趋于世俗化的基础。

而在表演形式上,小教堂里的诙谐闹剧也走向大街,在狂欢节和其他城市节日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大多的表演多以大众生活为题材的戏剧,将讽刺意味发挥极致,为此类活动的广受欢迎而融入世俗生活奠定基础。

也正是因为狂欢运动场地的逐步扩大,宣传力度的加强,宣传形式的政治化,使得人们将狂欢视为一场抗议性的抗争,真正全面的社会秩序不复存在,人们越来越渴求自身的自由与人性的释放。

所以狂欢文化趋于一种世俗性质,平民百姓通过街道游行,狂欢宣泄,将积攒很久的压抑释放出来,追求内心的渴求,如此使上层阶级无法控制,逐步脱离了与底层民众的狂欢,分化成两个部分。狂欢运动就成了平民百姓的标配,逐步趋于世俗。

狂欢文化的场地宣传日益扩大,接近平民,那么影响其本质世俗化的原因有二。宗教性的丧失和社会文化的影响。其中世俗化,就是民众化,平民化。狂欢文化趋于世俗化,多是因为社会性质的改变。

上层社会逐渐对狂欢运动发生改变,狂欢文化不再是一个宗教仪式活动,它随着社会阶层来逐步分割,使上层贵族与底层民众分裂开,百姓越来越依赖如此活动,并以不同动物来象征自己的特性。比如有可以表示冬春季节转换的熊,模拟冬季田间活动的舞蹈和驱除疾病的火把游行。

上等阶层并没有如此平民化的仪式,所以至此,上层与底层逐渐区分开,平民百姓通过狂欢表达自己对风调雨顺,事事顺心的祈求,而上层贵族则不再愿意与平民百姓融为一体,不再愿意与他们一起狂欢疯狂。

中世纪晚期,人们的意识也开始发生变化,更多的注重自身的利益和欢乐,他们渴望没有任何宗教色彩的游戏来让自己获得肤浅无意义的快乐,一切无宗教性质的游戏都被民众欢迎。

所以,相比较宗教强加在人们身上的束缚,人们更加倾向民间化的狂欢,因此社会阶层分化变得明显,下等阶层与农村联系更为紧密。狂欢文化逐步趋于平民化,世俗化,不再有那么强烈的宗教色彩。

人们之所以热衷参加狂欢盛典,是因为一切文化的源起都来自人们内心的渴望。所以,狂欢文化,观其名,给人释放自我,回归本性之意,在中世纪那样“黑暗的时期”,人们借狂欢文化的一系列运动,宣泄自己的压力,释放天性。

狂欢运动包含一定的诙谐特质,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是可笑的,那些嘲弄一切事物,将令人恐怖的事物通过狂欢运动变成可笑滑稽的怪物,诙谐中透露出悲哀。

狂欢活动又是一个群体的狂欢,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联系促成的结果,只是如果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发生变化,那么狂欢文化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中世纪人们笼罩在宗教压抑的氛围之中,趋使者与被趋使者之间有着微妙的关联,被压迫着的人们在狂欢中宣泄自己,驱散恐惧。

人们处于原始的无知的状态,只能通过宣泄自己原始的欲望,来释放内心的束缚。虽然人们也渴望通过如此的活动来驱除恐慌求得安慰,但驱散黑暗是需要实打实干,寻求出路无望的人们只得借助盛大的狂欢节,表达自己心灵的欲望,宣泄压抑已久的情愫。

所以为了宣泄麻痹自己,人们会在节日上肆无忌惮的唱歌跳舞,喝酒游戏。克制的贵族和神职人员也随着民众一起宣泄压抑已久的宗教束缚。但其实诙谐与严肃相对立,虽然贵族融入百姓狂欢的活动,但是狂欢节的广场与皇家的宫廷对立,狂欢文化也表现着反体制反权力反规范的批判性力量。

所以虽然在发展过程中,有贵族融入百姓狂欢,但狂欢运动最本质的性质与运动中一系列的活动都在暗示日后贵族与平民的两极分化,狂欢文化趋于世俗,变得平民化。

狂欢节原本是宗教的一种敬神仪式,但在逐渐的推广与举办之后,百姓都特别迷恋节日上的放纵与狂欢,越来越沉浸其中,很多情况下会出谋划策如何在节日上呈现更加疯狂的庆祝。

在中世纪晚期,这些活动搬到了视野开阔,不受约束的广场,在环境上为人们提供更大的活动便利。成为庆典而非仪式。平民们发泄着自己日常的各种不满,通过欢乐表现对神灵的虔诚。

狂欢游戏宗教性的丧失,就是狂欢文化的世俗化开始。法国社会注重神权与王权并存,狂欢文化的初心就是维护宗教管制,上层阶级也愿意加入到平民之中,参与狂欢活动。

可是当狂欢文化逐步发展,从可控变为不可控,统治阶层便开始寻求管制甚至到最后放开手不再约束,也不允许同等阶层的人与底层融为一体。因此,时间流逝,狂欢文化成了底层人民的宣泄释放压力的平民活动,狂欢节就变得越来越平民化,世俗化。抛开宗教色彩,从神坛走下,融入世俗。

但是,狂欢文化虽然长期存在于底层社会中,甚至趋于衰落,但这些被上层社会遗弃的文化、世界观和生活方式都被底层社会保留了下来,现如今很多地方,也还是可以看到一些具有传统意味的狂欢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