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雷震读道德(十九~二十七)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10 16:02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何有绝圣之圣?或有弃智之智?本无以绝,无求为绝,本无以弃,不恋为弃!另外,什么是民?什么是盗?

“见素抱朴,少思寡欲,绝学无忧。”看见动词似乎意思是明确的,可是名词就不一定了。在名词的背后,也许只是比喻罢了。所以所绝的是什么学?所无的是什么忧?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这句话表达的是世俗的差别观念。万物有别,唯道和之!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儡儡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人之所畏,不可不畏,又何以独异于人?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状哉?以此。”道不可为物,所以才恍恍惚惚。道不离于物,所以其中有信,可以知众莆之状。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多则惑似乎不是反义词啊!若无求无欲。又有何曲全枉直?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何以不自见?能知不自见,则知明。能知不自是,则知彰。知道本不可自为,则知功,知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本不可争,而非不争。曲则全者,不作保全解释也可,以全视解,更接近道,若上帝之眼。以保全解释,人事之道,非大道。

“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於人乎?”前言天长地久,今言天地不能久。与其不断的解释让它自圆其说,不如尽信书不如无书。毕竟言辞无法准确传递人的思想。更何况是道呢。

“故从事於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乐得之;同於德者,德亦乐得之;同於失者,失亦乐得之。”不知道为什么学者总是把哲学往政治上靠,老子若在意这些,又何必写这五千言呢?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餘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此与前述对应。所谓餘食赘形,无用之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大之反是小,道亦小也!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何以为大?不知其小,自恋而已!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輜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前言不搭后语。哪个万乘之主?

“善行,无辙跡;善言,无瑕謫;善数,不用筹策;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救人无迹,救物无迹。贵其师无迹,爱其资无迹。此所谓善。否则,虽爱不善。不小迷亦无大智。更何况知其要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