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为餐饮业“补元气”多地干部职工带头“下馆子”成“新时尚”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10 10:03

连日来,带头“下馆子”,为餐饮行业站台,似乎正成为眼下党政领导干部的“新时尚”。

据媒体报道,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日前去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南京大牌档,吃的是全国闻名的鸭血粉丝汤。

浙江省嘉兴市委书记张兵,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徐淼,市政协副主席、市委秘书长敖考权在南门头吃的则是大包子、馄饨、烧饼等,边吃边夸:“好吃!”“物美价廉!”

海南省儋州市委书记袁光平更是前往该市夏日国际商业广场购买衣服和鞋子,同时在该广场冷饮区购买一杯冷饮。此外,在鼎尚时代广场,袁光平还在儋州扶贫农产品体验馆购买“4只鸡、4箱地瓜、20斤红米和1箱南瓜”。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宣部、财政部、商务部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持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全面营造放心消费环境。此外,在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多地已发出倡议,鼓励干部职工带头进饭店就餐、进商场购物。

为提振民众消费信心,助力餐饮企业渡过难关。记者注意到,甘肃省倡议领导干部带头下馆子:每周消费不低于200元,鼓励干部职工及亲属带头“吃喝”。

天津餐饮协会会长李家津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党政干部带头“下馆子”主要是助力餐饮企业加快复工复产步伐,提振人民群众消费信心。餐饮是城市活力的体现,更是经济增长的支撑,领导干部带头消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当地消费信心;同时也加强餐饮经营者信心,为当地经济有序有力恢复提供动力。

中研普华研究员刘恒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领导干部带头“下馆子”,是政府部门助企暖企的具体行动,对帮助当地餐饮企业维持日常经营,助力企业度过艰难期具有积极作用;对持续稳定消费预期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有利于消费者恢复日常生活节奏,放心、大胆消费。

“消费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刘恒辉告诉记者,领导干部带头消费,就是要抢进度促发展,通过积极开展外卖配送、打包外带等“无接触式”销售模式,创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在疫情结束前推动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为经济有序恢复提供强大的动力。

新冠疫情以来,居民外出频率大幅降低,具备一定出行和聚众属性的服务型消费受到的冲击最为直接,餐饮行业就是其中之一。

调查显示,近七成受访餐饮企业关闭全部门店,疫情期间,仅有9.6%的受访企业门店营业率达到8成,18.1%营业率不足3成,累计69.1%的企业在疫情期间全部暂停门店经营。

根据恒大研究院估算,2020年餐饮行业零售额仅在春节7天内就会有5000亿元的损失,可谓损失惨重。

在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后,人们将恢复正常的生活节奏,社交、线下消费及服务将恢复正常,餐饮行业也迎来一波报复性消费机遇。

记者了解到,复工第一周,上海人消费了3.6万单生煎订单;到了复工第四周,上海消费者消费了超过6.2万单生煎订单,单量增长1.76倍,且三拼生煎订单比去年12月正常一周增加了1.7倍。另外,在第四周,上海奶茶要求大杯、超大杯的订单比去年12月正常一周增加了3.4倍。

除此之外,复工第一天,甘肃兰州一家烤串店座无虚席,当天卖出了6000串烤肉,更有顾客站着吃了40串近2斤肉。

3月初,山东潍坊一家烤肉店复工,顾客打电话直接“来一本儿”,意思就是整本菜单全点一遍。经确认无误后,3个店员忙活了3个小时搞定这一大单,老板亲自开车送货上门。顾客表示,这顿外卖花了1200元,家里8个人一顿没吃完。

3月12日,海底捞火锅85家餐厅恢复营业,大部分恢复营业的餐厅出现了顾客爆满的情况。

心理专家认为,这类型消费在心理学上属于过度补偿的心理机制。长时间的自我压抑之后,为了满足内在的某种心理平衡,就会在接下来的一个阶段里,过度地自我弥补。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餐饮业放开后,以新生代为主的年轻人,更有可能出现报复性消费。疫情期间,对于年轻消费群体来说早已“憋疯”,他们早就想外出消费了。不过,受疫情影响,可能会使相当一部分人群收入及预期收入明显降低;可能还是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群,一段时间内整体消费能力有所降低,同时伴随着消费信心不足。

其实,我国并不是第一次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非典”时期,餐企同样遭受重创,但2003年中国仍然实现了9%的GDP增长。

有业内人士表示,疫情来临,餐饮业通常是最早受到影响,但也是最早赢得红利的一类企业。某种程度上说,今年餐饮业不是没有钱赚,而是赚钱的时机在今年分布的不那么均匀,也许上半年少赚的钱会在下半年补回来。

对此,刘恒辉表示,餐企应痛定思痛,要重视食品安全,严把供应链。对进货渠道进一步严格管控,加强关键食材的全程可追溯,提升供应链管理能力和信息化应用程度,提升餐企的食安抗风险能力。毕竟对食客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就是对社会负责。

同时,要迎合新的消费心态,推出新服务。另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餐饮企业可以通过智能科技开展线上点餐、到店即食,智慧餐厅、未来餐厅、无人餐厅等新模式开展营业;在获客方面,餐饮企业可以整合使用互联网工具,通过公众号、微信群等新媒体扩大企业知名度进而深入了解粉丝,积累客户。此外,为进一步提升餐饮业业绩,刘恒辉指出,餐饮企业还需,积极构建新型外卖体系、打造餐饮爆款、加强餐饮供应链管控、对接资本进行规模化扩张。

“因为受疫情影响,餐饮业人力成本、食材成本都在上涨,加之未营业时的店面租金和营业后的水、电、燃气,及新增的防疫物资费用,餐饮企业要承担的确实不少。”李家津建议,中央到地方给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若干扶持政策和条款都需适当延迟。必要时,政府还需启用部分商业发展基金来鼓励市场发展,共同把当地餐饮额做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