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启动品牌设计公司 15078992873

科技部给成渝等四城“划重点”,释放人工智能重大信号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12 11:25

疫情趋稳,经济发展加速快进,国家的政策大礼包正在陆续派发中。这一次,收到礼包的是重庆、成都、西安、济南四城。

3月9日,科技部网站公布四份函,支持重庆、成都、西安、济南四城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每一份函件中,科技部均为试验区下一阶段发展划了重点。

近几年人工智能发展和投资潜力双双看涨,尤其今年,中央对“新基建”的部署逐步深入,人工智能正是“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可以肯定,人工智能作为技术和产业发展代表性方向,势必将成为未来衡量城市综合实力的一个重要指标。

科技部为重庆“划重点”:充分发挥重庆在人工智能领域产业基础良好、应用场景丰富、基础设施健全等优势,聚焦智能制造、智慧城市重点领域加强技术集成和应用示范等。

成都的重点则是:充分发挥成都人工智能领域应用场景多元、科教资源丰富等优势,加强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发,在智能空管、普惠金融、智慧医疗等场景加强应用示范,培育以行业融合应用为引领的人工智能新业态新模式。

西安的重点为:发挥西安在智能感知处理、智慧交互等方面的研究基础和人才优势,强化人工智能基础前沿和关键核心技术研发,在现金制造、文创旅游、商贸物流等方面形成一批有效的行业解决方案。

济南的重点是:发挥济南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丰富、算力基础和数据资源雄厚等优势,加强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攻关,完善智能化基础设施,推动人工智能在制造、农业、交通等重大场景中的创新应用。

从发展方向看,重庆和成都均是“有力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创新发展”,西安是“有力促进‘一带一路’建设”,济南是“发挥人工智能在推动济南市新旧动能转换中的重要作用”。

需要注意到的是,山东是中国首个新旧动能转换综合实验区,而济南也在去年提出,到2022年初步建成国内一流的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示范高地、智能产业集聚高地,人工智能产业规模达到千亿元。

可以看出,人工智能在四城已有一定基础,且发展方向与各城市所承担的国家战略紧密结合。

“我想查询附近的发热门诊?”“如何在家照顾发烧病人?”在对话框中输入与疫情相关的提问,智能机器人“秒回”。

这是疫情期间,京东推出的智能疫情助理系统,除了及时解答使用者提出的问题外,还可提供实时疫情查询、专业医生服务、就医指南、发热门诊医院查询等功能。“这套系统出自成都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之手。”京东智联云成都研发中心负责人刘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整合企业架构与职责、聚焦前沿科技、研发相关产品……显示出京东布局人工智能相关产业的决心。也不难看出,成都在企业布局的版图上成为绝对重要一隅。

对于人工智能发展和投资潜力,近年来都在看涨。尤其今年,中央对“新基建”的部署逐步深入,作为“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的人工智能,其技术和产业发展前景被业界看好。

早在2017年国务院即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对人工智能重大任务和重点政策措施,要制定具体方案,开展试点示范。”这份通知还为人工智能发展划出了更具象的产业规模:

到2020年,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进入国际第一方阵,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到2025年,人工智能产业进入全球价值链高端,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40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5万亿元;到2030年,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

今年以来,中央四提“新基建”,并对相关工作进行深入部署,人工智能则为“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经济学家任泽平发文认为,“新基建”将点亮中国经济的未来。短期有助于扩大需求、稳增长、稳就业,长期有助于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推动改革创新,改善民生福利。

“此时入选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也就意味着各城市正在确立自己在‘新基建’时代的站位。”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沈复民认为,某种程度上来说,此番四城获批“国字号”试验区,即抢到了城市发展先机,而这也是各城未来十年竞争优势的关键机会。

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对城市而言有何意义?获批城市又将如何抢抓机遇、精准发力?不妨以成都为样本观察。

首先,获批即代表着成都前期的工作进展、现有的基础和条件得到了国家的充分认可,具备承担国家人工智能试验区建设基本能力。当前,成都在科教资源布局、智能基础设施、产业发展活力以及支撑政策体系等方面已经具备发展人工智能的良好基础和条件。

数据可以佐证。来自成都市科技局的数据显示,科教资源布局方面,成都已有国家大科学装置2个,国家重点实验室10家;各类人才500万人,引进诺贝尔奖获得者8人,两院院士31位。

智能基础设施方面,成都是国家八大通信枢纽之一,是全国“八纵八横”和四川“三纵三横”骨干光缆通信网络的枢纽节点,通信承载、网络交换和信息聚散能力全国领先;成都超算中心2020年6月将完成一期建设,算力预计进入全球前十。

成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也富有活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成都人工智能相关企业累计营业收入超过50亿元,关联产业规模超过500亿元,引领人工智能相关企业300余家,成都还按照“人产城”融合的理念规划了66个产业功能区,营造了良好的产业发展生态环境。

此外,支撑政策体系方面,仅市级层面就出台了3项专项支持政策和10余项综合支撑政策,涵盖网络、大数据、计算等基础设施建设,技术创新平台建设,人才引育与激励,财税与金融等方面,将为成都新一代人工智能高质量发展提供有效保障。

试验区建设,关键在一个“试”字。在已有基础和条件下,成都如何凝练提出可供全国示范推广的政策措施和经验做法?

不管是科技部的《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工作指引》,还是科技部的批复函件,均强调了“三个方面的东西必须试”,也就是必须要“开展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示范、开展人工智能政策实验、开展人工智能社会实验。”

成都市科技局局长丁小斌介绍,对应“三必试”,成都将开展“3项必试+2大支撑”五个方面的建设。3项必试为:以智能空管、普惠金融、智慧医疗等为代表的技术应用示范;积极开展人工智能领域大院大所协同创新机制建设、“三权改革”等政策实验;加快推进伦理规范和治理体系建设、智能化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等社会实验。

2大支撑为:推进“一核一城多区”的载体建设,并从高层次创新要素集聚、基础理论及前沿技术攻关和高质量创新支撑体系建设等方面大力夯实基础能力。

沈复民是计算机视觉领域顶级华人学者,在顶级学术会议及期刊发表论文百余篇,发起并组织数十个人工智能领域国际学术会议及期刊专题。在他看来,获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能为入选城市发展人工智能产业输入大量人工智能领域技术研发、业务研发及产品类人才,同时提供大量综合类应用场景,继而帮助企业加深对人工智能创新和落地能力。

京东智联云成都研发中心负责人刘丹非常同意沈复民的观点,“获批实验区,更加利好企业在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研究和应用。”刘丹介绍,试验区落地后政策和环境要素叠加,势必鼓励企业加大在成都的人工智能产业链布局,支持企业与高校院所产学研协同创新,营造高质量的人工智能产业生态。